奈白不弍

第弍杂物堆放场 Lofter 堆放区。

吹吧主播

离开吹吧论坛已经多年了,现在上网时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的吹吧。

想念的当然不是吹吧本身。吹吧的系统一直都跟个人工智障似的,每个帖子都会随机删掉几个楼层。一楼更是系统抽风删帖的重灾区,以至于每次发新帖都直接把一楼作为祭品献给拟神兽化的吹吧系统,以祈求整个帖子的风调雨顺。久而久之,献祭一楼对于整个吹吧的广大吧友就成了一项如求神拜佛一样的传统习俗。

吹吧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像献祭一楼这样的由吧友创造的文化。吹吧不是一个大论坛,而是由千万个大大小小的吹吧组成的宇宙,每一个吹吧都像是一个有着独特的文明与黑历史的星球。

多年以前,我就混迹在以某款小型单机游戏为主题的某个吹吧里。这个游戏很小也很简单,但是在众多吧友对游戏机制的深入挖掘之下,涌现出了无数令人惊叹的玩法。那时候的吹吧大神云集,文化也因为活跃的讨论而繁荣,每天都会出现许多有意思的帖子,从与游戏有关的帖子到与游戏无关的帖子,如同热闹的街市。

新闻联播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在长江后帖推前帖的吹吧里,有趣的帖子很容易淹没在水帖的汪洋之中。每天晚上,众多吧友晚间娱乐的时间,主播会准时发出新闻联播的主题帖,在各路围观吧友的吐槽插楼下,一条一条地发出今日推荐帖子的传送门再配上主播的犀利吐槽。为观众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初代主播兢兢业业的播送下,吹吧的假期也变得有声有色。这个节目作为吹吧的特色文化,也获得了吧主的认可。又一个假期开始,吧主也贴出了招募主播的公告,希望能在初代主播缺席时继续这一特色。一些资深吧友自告奋勇接下了主播工作。

一开始我没有想过当主播。那时候我热衷于浏览国外网站上的创意图集,在一次搬运到吹吧里获得好评之后,成就感膨胀,重心便开始转移到持续地搬运图集并配以各种吐槽,于是我的分享帖子也成了新闻联播里的常客,当主播的念头也开始萌生。我发了帖子表达意愿,不过当时已经有主播了,就只有坐等主播到期接班。毕竟都是热心吧友,没人能一直做下去的。

就如我上面那一句所说的,当时的主播因为现实生活原因,播送的时间不太稳定。于是乎我在某一天浏览图集之余默默地收集了当天吹吧里的有趣帖子——包括我自己的搬运贴。把它们的链接粘贴到记事本上,用分割线划分楼层。到了新闻联播的时间,我刷新了几分钟的网页,确认今天主播可能缺席后,便将准备好的内容粘贴到编辑框里,摁下 “发表帖子” 按钮。现在想来我当年也真是冲动,收集了五六条帖子就发联播。主播在当天的新闻播出后表示,其实他已经将节目准备好了,只可惜晚了一步就被我抢先了……不过在这之后有一天他确实没有时间主持,便联系我代为主持了一回。

几周过去,主播卸任成了前主播,我就开始走马上任了。播新闻这个工作本身和搬运帖子差不多,不过还多了一个互动环节:为了增加新闻联播的娱乐性,在每天新闻播送完毕后,抢到沙发的吧友可以在次日联播开头发表感言。这个活动确实很能调动积极性,活动开始的第一天直播帖就被众多群众的插楼帖子轮番轰炸,不得不设置规则才得以遏制。

我的主播生涯也和前任一样,在几周后就不得不因为假期的结束让位给了下一个主播。我原以为有朝一日还能再度成为主播,但是新闻联播这个节目本身,在一两年后再也不复当年的盛况,最终停播。

而到了多年后的今天,为了写这篇文章再点开这些尘封的新闻帖子,当年稚拙又中二的文字在现在已经无法直视,在羞愧地浏览一遍后又迅速地关闭了网页。但在关上网页之后,当年那个虽然不成熟,但充满热心的自己,一直在脑海里浮现着。

注:文中出现的论坛名称是我编的。

评论

© 奈白不弍 | Powered by LOFTER